bob|APP国际下载

bob

学者乡村调研|农村防疫干部怎么干,群众怎么看

发布时间:2020-03-27 00:24:12点击: 414次

笔者老家在河南上蔡农村,位于人民日报1月25日微博报道中《硬核操作!#河南村庄为阻走亲友挖掘机断路#》的事发地区。本人于武汉封城(腊月二十九)前两天(腊月二十七)从武汉大学返乡回村。笔者利用在地优势对家乡两委干部展开访谈并进行参与式观察。现结合笔者经历、访谈与观察,简要谈一谈我们当地农村防控工作开展的基本做法、群众反馈以及部分经验教训。疫情凶猛,尤其是在传染源与传播途径尚未完全摸清的形势下,干部怎么干,便成为基层社会应对疫情开展防控工作的基本问题。就笔者经历以及观察来看,主要有以下基本做法:(一)信息摸排 众所周知,与城市社会不同,从信息充分角度而言,农村社会本质上还是熟人社会。这一基础性特征也就为我们当地农村干部开展信息摸排工作提供了先天信息优势,农村干部可轻而易举地了解到村庄中青年外出务工、经商、求学人员的基本地域分布情况。笔者在返乡回家的当天,负责信息摸排工作的村干部(同任村医)便在我们村“齐海乡朱庙村抓党建促脱贫攻坚群”(为近两年精准扶贫工作而建立起来的村庄线上公共空间)询问我的近况,温馨提醒疫情防控注意事项,并要求有情况要及时上报沟通。据村干部介绍,我们村(共700多户、3400多人)在武汉人员主要有六位,其中两位目前在武汉过年,包括我在内的其他四位目前返乡在家,分别是一位务工、一位经商、两位求学。摸清了从武汉返乡人员,也就明确了重点工作对象。(二)广泛宣传宣传工作主要分为两部分:一是针对所有农户,通过村庄“大喇叭”、宣传横幅、线上交流群等开展无差别的广泛的疫情防控知识宣传,争取做到家喻户晓、人尽皆知。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村里干部会有意识地往群内转发县乡两级党委政府关于疫情防控工作的最新安排、通知、公告以及典型案例,以引起群众重视。从群内互动情况来看,群众很受用,宣传效果很好。自此,“齐海乡朱庙村抓党建促脱贫攻坚群”也便成为我们村开展疫情防控工作的重要阵地。二是针对重点工作对象,村干部和乡镇驻村干部会一一上门询问情况、提醒注意事项、要求自觉居家隔离并张贴宣传单页(见下图)。笔者属于重点工作对象,在互动过程中,并没有其他不适感觉,反而觉得有干部关心,一是感觉很温暖,二是心理上很理解并愿意配合支持。毕竟,干部上门做工作也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对大家负责。要求重点防控对象自觉居家隔离,并张贴宣传单页随着信息摸排工作和宣传动员工作的逐步推进,加之广大群众自身也通过微博、微信、抖音、快手、电视新闻等各种渠道对当前疫情扩散情况有及时了解,这也就为下一步所谓的“封路封村”工作奠定了广泛的群众基础。(三)设卡排查长期以来,春节期间,走亲访友必不可少,但疫情当前,客观要求我们必须“谋定而后动”,怎么办?对包括上蔡农村在内的广大中西部一般农村而言,打工经济是常态,人员流动频繁,群众科学防护知识欠缺,医疗条件有限,干部力量薄弱,加之我们上蔡是一个有着近150万人口、近三分之一人口外出务工、经商、求学的人口大县,自然本能地选择最笨拙但也是最稳妥的防止疫情大规模进一步扩散的疫情防控措施——“拦路封村”。从笔者在村庄路卡点现场访谈、观察来看,拦路封村是以行政村为单位,自然村之间畅通无阻;小路封起来,主干道为生病求医等留出口;各村两委干部加部分党员值守,群众有时也会溜达过去聊天;值班期间没有特别补贴,全凭党员干部自愿奉献。值得一提的是,拦路封村并非意味着“生人勿进”、“熟人勿出”、甚至直接把路挖断、彻底掩埋,基层工作是有充分弹性的,基层干部更不是头脑简单的傻瓜,而是多选择将村庄小路封起来,至于村庄主干道,一般借用日常用的移动式拦路栏(见下图)摆放上去,正常进出人员做好登记工作即可放行,疑似对象多加询问并测量体温,有问题就上报,没问题就放行。家中有老人、小孩生病就医或者上街采购物资,做好登记工作即可通行。 移动式拦路栏网上舆论焦点也多集中于此,拦路封村是不是不人道?农村社会不讲人情?但凡有基本农村生活经历和农村调研经验的同志一定知道:农村社会情况复杂,农村工作充满弹性,干部工作当然会在群众实际诉求与上级原则要求之间找到合适的平衡点,即使最开始有些激进、甚至极端,基层工作很快也会自行纠偏调整过来,否则不等媒体炸锅,广大群众也不答应。信息摸排、广泛宣传、设卡排查,是笔者所观察到的当前河南上蔡农村疫情防控工作经典“三板斧”。群众怎么看?防控效果究竟如何?疫情防控工作成效事关广大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这是基本事实,也是广大基层干部开展疫情防控工作的基本出发点。但路毕竟封起来了,人员流动受限了,既定的走亲访友计划也被动搁置了,甚至部分群众外出求医问诊的生命通道也受到了限制,群众能否理解、是否支持呢?据村中多位群众反映:“亲戚晚走几天没关系,封起来也是为大家好;没事没非就不出去了,真有事就是大事,在家里坐着打打牌也可以!”(访谈记录:WP20200129)鉴于疫情防控工作契合广大群众的切身利益,因此,当笔者问及村里干部拦路设卡工作是否遇到困难或者排斥时,村干部回答和以上群众认识基本一致。这也是拦路设卡工作并没有得到群众抵制的重要群众基础。从既有群众反馈来看,发端于河南上蔡的应对当前疫情进一步扩散的“拦路设卡”工作法,一是切断传播途径的疫情防控工作需要,二是上级党委政府有要求,三是的确契合了广大群众健康安全的普遍需求,因此工作开展起来倒也顺利,并无群众内心反感厌恶、甚至出面抵制。截至目前,并在可以预见的接下来数日,“拦路设卡”、“设卡排查”便成为我们当地农村开展疫情防控工作的基本做法和普遍常态。疫情防控工作,事关广大群众生命安全与身体健康,目前已成为各地党委政府首要的政治任务。从微博、微信等捕捉到的舆情信息来看,也的确存在相当一部分不合理、甚至违法的做法或现象,必须果断叫停并亟待纠偏,简要摘列如下:一是重点工作对象门前悬挂大字横幅:大可不必。“本户有武汉返乡人员,请勿相互来往”(见下图),疫情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武汉不是,武汉人不是,武汉返乡人员更不是,他们只是我们的乡里乡亲,甚至就是我们的亲人,开展疫情防控宣传工作无可厚非,但悬挂大字横幅大可不必,难免有群众被激发起来野蛮抵制甚至骚扰,前有工作教训,我们必须警惕并考虑周全。工作有要求,宣传有办法,要充分考虑群众反映、尤其是武汉返乡人员心理感受,干部工作辛苦,我们充分理解,大家相互理解,相互配合,共同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武汉返乡人员家门口拉出的横幅二是针对个别农户直接“木板封门”:违法行为绝不可取。近日,“木板封门”视频片段广泛流传于各微信群,大体情形还原如下:北方某小区干部上门做工作,想来这位农户肯定有问题,周围群众意见也很大,因此当地干部直接采取“木板封门”的一次性彻底围堵做法。微博上也有博主发起对这一事件的讨论投票,群众分歧很大。看完视频,笔者心里很不是滋味,即使这位农户真有问题,方法千千万,直接封门未免过于简单粗暴,真把普通群众当做“阶级敌人”对待了。从笔者有限的法律常识看,以上做法,属于典型的绝不可取、更不可效仿的违法行为,必须及时纠正。基层工作要讲究方式方法,不能为了工作效果不折手段。三是挖掘机断路并不等于简单粗暴“直接断路”:工作方法要灵活。自从人民日报对河南上蔡挖掘机断路封村这一做法做出报道之后,各地纷纷效仿,做法千奇百怪,效果参差不齐。值得指出的是,上蔡农村当地的常态是:绝大多数村庄是旁边取土封路,而非望文生义地直接挖断封路;封小路,留大路,尤其是为“生命通道”留了活路,而非一封了事;拦路栏杆机动灵活,有专门干部值守,确认没有问题、正常登记后即可放行,并非彻底禁行。以上种种,是笔者最近通过网络所了解到的让人看了不舒服、关键是群众反映普遍比较激烈的不合理、甚至不合法的做法,怎么准确理解这一现象呢?在笔者看来,凡是当前网络上流行的种种简单粗暴的做法,基本属于极少数地区、极个别干部的极端激进做法,初心是好的,但方式方法出了问题,引起了广大群众的普遍反感,甚至构成了违法行为,必须果断叫停并及时纠正;绝大多数的基层干部是既考虑了防控工作要求、又充分考虑了群众需要的,有乡土弹性而又不失工作原则。正是有了绝大多数基层干部的一线值守,才有了我们中国面对复杂疫情、防止疫情进一步大规模扩散的底气和希望,在此,也向目前奋战在防控工作一线的广大基层干部致敬。疫情当前,没人是局外人,病毒是我们的共同敌人,武汉、武汉人以及武汉返乡人员都不是。(作者王向阳系西南交通大学公共管理与政法学院助理研究员,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人员)(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下一篇: 上一篇:王敬雅评《马背上的朝廷》︱何必是“南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