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APP国际下载

bob

民间艺术与年味③|驱凶辟邪和祈福纳祥是近代年画两大主题

发布时间:2020-03-17 00:25:56点击: 83次

年画是一种具有悠久历史和传统内涵的民间艺术形式。据考证,它由秦汉或更早时期用于驱邪避灾的门神画演变而来,逐渐成为了民间特有的象征性装饰艺术。年画的题材包罗万象,但驱凶辟邪和祈福纳祥一直是贯穿其内涵的两大主题,前者以各种神像类年画为主,后者以丰富的寓意吉祥安康的年画为主,反映了古代劳动人民的精神信仰和心灵诉求。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珍藏有一批卫聚贤(1899-1989)捐赠的传统木版年画。卫聚贤字怀彬,号介山,又号卫大法师,山西万泉人,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是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抗战时期,他随中央银行西迁重庆,任秘书处秘书,继续办理说文社,出版《说文月刊》,并四处收集古物,希望筹办一所通俗博物馆。1950年,卫聚贤把多年收集的文物47箱,共929种,计1.8万余件,悉数捐赠给了当时的西南军政委员会文教部,后转交西南博物院(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前身)收藏至今。他捐赠的年画年代多为清至民国时期,约有两千余件,产地涉及27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其中包括13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单位。细细品味这些年画,我们会发现其中蕴含着的博大精深的传统吉祥文化内涵。吉祥喜庆的内容 年画上的吉祥内容非常丰富,人们把对平安、好运、幸福、长寿、发财等美好愿望都寄托在了可视的图像上,如麒麟送子、状元及第、五子登科、三羊开泰、聚宝招财、青龙吉庆、鹤鹿同春、五福临门、福寿无极、喜庆大来、合家欢乐等。以美人娃娃为描绘对象的年画,表达了人们对家庭美满、后代健康的憧憬,这类图像多色彩明艳活泼,满溢喜庆祥和的气息。天津杨柳青年画《笔定升官》(图1)描绘了母子二人,母亲慈爱端坐,面露微笑,孩子手持毛笔和银锭,右腿站立,左腿升起,案几上放着冠帽,寓意“必定升官”,画面与题款相互呼应,和谐相融。民国 天津杨柳青 《笔定升官》时祥节景年画多用场景描绘来表现节庆风俗,天津杨柳青年画《新年多吉庆 合家乐安然》(图2)就以理想化的色彩渲染了农耕文明中普通民众的幸福生活。画师以中景开大门为中心展开画面,肥猪拱门而入,室内华灯吊顶,大门左右分别绘两座火炕,两拨人正在用膳和游戏,炉灶里烹饪着佳肴。前景正中是互道吉祥的两位青年;左边高低不一的筐里堆满了钱财宝物,人们驻足围观;右边的妇女孩童正忙着擀面包饺子,簸箕里盛满了节日的食材。整个画面以传统的散点透视法再现了北方人家新年夜其乐融融的家庭生活,人物刻画生动形象,色彩浓淡相宜,富丽典雅。清代 天津杨柳青 《新年多吉庆 合家乐安然》重庆梁平年画《吉星高照》(图3)描绘了人们庆贺上元佳节的欢乐景象。上元即正月十五元宵节,道教以这天为赐福天官的诞辰,民间便用张灯、闹元宵的形式来庆贺,在夜间观灯赏月,举行各种文艺演出,逐渐形成了以祈福、娱乐为主的岁时节日。图中人人笑意盈盈,舞狮逗狮皆风趣幽默充满喜感,人们无论是观赏还是参加表演均全情投入,尽兴欢愉,红、黄、蓝套色的使用让画面既欢快热闹又不失典雅沉着。 民国 重庆梁平 《吉星高照》浙江余杭年画《青龙吉庆》(图4)以各路神仙齐聚展现吉庆题材。青龙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四象”之一,指东方,主吉庆、招财进禄之事。旧时江浙地区的商铺在开业之时,会在店铺的招牌上悬挂青龙马,上绘和合二仙,寓意生意和合顺遂。此幅画面正中绘一位着甲胄,髯须满面的武财神,左手捧元宝,右手向上举,跨骑在一条青龙之上,他的左下方是和合二仙,周围有数位伴神,手持钱币或元宝。画面采用了当地独特的彩色漏版套印技法,红、绿、蓝色被错落有致的漏印在纸上,显得更加饱满吉庆,喜乐升平。清代 浙江余杭 《青龙吉庆》巧思寓意的组合劳动人民擅长在生活中提取素材,用相似的形象、巧合的数字以及接近的读音来选择、组合并创造图像,因此年画描绘的内容几乎都有象征和寓意,不同含义的图案还会根据主题组合成富有韵味的画面,既生动美观,又有浓厚的祈福愿望。清代 陕西凤翔 《富贵鸡神》古时人们相信“万物有灵”,认为花草鸟兽都有灵性,是吉祥物,因此被大量描绘在年画里,如牡丹为百花之王,象征富贵;石榴一果多籽,比喻“多子多孙”;佛手谐音“福”、“寿”;葫芦谐音“福”、“禄”;藤蔓滋长绵延,寓意茂盛、长久。鱼谐音“余”,多寓意年年有余;蝙蝠谐音“福”,“遍福”就是一个好口彩;猫、蝶谐音“耄耋”,与花卉组合成“耄耋富贵”,表达对长寿福禄的祝愿。鸡在民间被视为德禽,谐音“吉”,陕西凤翔年画《富贵鸡神》(图5)和《功名鸡神》(图6)刻画了两只口衔吉祥挂吊的公鸡,站立在石头上,寓意“室上大吉”,公鸡及其打鸣的功能,加上繁枝牡丹,又称为“功名富贵”,单腿上提的图像,暗含“高升”的意味,小小的画面中还堆满了牡丹、佛手、石榴等具有象征含义的图像元素。清代 陕西凤翔 《功名鸡神》河北武强年画《花开富贵》(图7)集合了幸福、昌盛的美好寓意。画面正中是一盆牡丹,象征富贵,旁边的鱼缸绘有两尾金鱼悠游嬉戏,合为“富贵有余”,周围拥簇的海棠又与牡丹合称为“富贵满堂”。整个画面以雍容华贵的牡丹为中心,巧妙的加入了别具含义的图案,共同传达多重吉祥祈愿,构图层次分明,大气饱满,设色热烈明丽,非常适合居室装饰。四川夹江年画《春花富贵》(图8)正中绘聚宝盆,装满佛手、桃子和石榴,寓意“三多”,即多福、多寿、多子,两旁博古架上的器物里插满菊花、牡丹、如意、珊瑚等各含寓意的祥瑞物件,周围以荷花为饰,加上从植物中提取的天然颜料苏木红、槐黄、品绿、蓝靛、黄丹等色的巧妙运用,整个画面色彩艳而不俗,雍容大气。民国 河北武强 花开富贵 民国 四川夹江 《春花富贵》再看这幅陕西凤翔年画《封侯挂印》(图9),其实是一个普通生活中猴子戳蜜蜂窝的场景,劳动人民把智慧运用到年画创作中就有了这样的题材。画中的猴子攀爬上树,手执缰绳,正欲接近挂在枝上的蜂窝,树下的马儿振蹄嘶叫,蜜蜂在它头上徘徊,整个画面极富动感。蜂、猴谐音“封侯”,与马儿的组合意为“马上封侯”,蜂窝状似官印,挂在树枝意为“挂印”。此种题材在年画中比较常见,不过表现猴子戴官帽形象的却很少。 清代 陕西凤翔 《封侯卦印》河南朱仙镇年画《五子门神》(图10)属于神像类年画,这里的门神并非武将打扮,而是赐福降祥的天官,他们面目慈祥,周围簇拥着欢喜雀跃的五位儿童,神情生动,儿童手中分别捧有荷花、灯笼、宝瓶和寿桃等,以五子搭配门神的组合方式是后来发展起来的,五子既代表了“五子登科”,也象征着多子多福,表达了人们对连生贵子、人丁兴旺、平安幸福的美好祈愿。清代 河南朱仙镇 《五子门神》耐人寻味的构图 年画的构图均衡丰盈,追求喜庆,崇尚圆满,讲究堆、满、全的原则,人们在设计中会有意识的加入奇思妙想来达到吉利和巧思的双重目的。湖南滩头年画《一团和气》(图11)的构图取自明成化帝的“一团和气”图,粗看似一体态浑圆的笑面弥勒盘腿而坐,细看实为三人拥作一团,相视而笑,构思源于《虎溪三笑》的典故,寓意儒、释、道三教和睦共处。年画借用了这种巧妙诙谐的形式,绘一面阔方圆的双髻盘腿女童,满脸含笑,造型憨态可掬,宽袍上绣满富贵团花,颈挂长命锁,锁上写“三元及第”,手捧“和气致祥”的卷轴,她的头顶饰寿桃和佛手,上书“如意”,整个画面寓意团圆、和气,吉祥雅致。聪颖的民间画师还独具匠心地把这种构图用到挂钱中,如也是产自湖南的《一团和气》窗格纹挂钱(图12),以剪影的形式把蝙蝠和圆润女童置于连续的窗格纹中,寓意家庭福气到来,圆圆满满,而这重复连续的纹样也是“富贵不断头”的吉祥寄托。清代 湖南滩头 《一团和气》民国 湖南 《一团和气挂钱》河南朱仙镇年画《福字长寿仙翁》(图13)以“福”字为背景,别出心裁地把骑鹿寿星安排在内,组成“福禄寿”的好彩头,构图吉庆饱满,设色厚重端丽,充满吉祥欢庆的气息。清代 河南朱仙镇 《福字长寿仙翁》相似的还有苏州桃花坞年画《八仙人物寿字图》(图14),画师在“寿”字内绘出怡人景色,庭院回廊清新别致,奇石嶙峋,八仙错落分布其中,福禄寿三星和天女踩着祥云居于画面顶部,画面构图疏密得当,设色对比强烈,既充满了文人画的典雅又饱含着民间真挚的祈愿。清代 苏州桃花坞 《八仙人物寿字图》福建灯画《天官赐福春》(图15)是在红纸上用墨线刻印的,这种斜方形的样式被称为“福字灯”,糊有灯画的灯主要用于节庆装饰。画师巧妙的把天官赐福的形象与“春”字结合,每一笔画以吉语 “新春大吉、长发其祥、百子千孙、添丁发甲、招财进宝”点缀。福州语系的方言里“灯”与“丁”发音相同,灯笼上多有“添丁”的吉祥灯语,“亮灯”意为“亮丁”,含有多子多福的祝愿。清代 福建 《天官赐福春》另一件福建漳州年画《狮头衔剑》(图16)是东南地区非常流行的题材,又叫“八卦剑狮”,一般绘正面装饰华丽的狮头,巨口獠牙,口衔七星宝剑,额头是八卦图案,画面其他空间均被卷曲的狮毛占据,艺人用红、绿、黄、紫等颜色套印,既鲜亮富有装饰性,又具有镇宅的实用性,这种满宫的形式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民国 福建漳州 《狮头衔剑》此外,老百姓还用嵌字装饰的传统手法,创造出各种各样代表如意吉祥的花笺,来美化居室中的窗格子,把吉利的词句如“年年发财”、“发财兴人”(图17)、“金玉满堂”(图18)、“荣华富贵”、“迎春接福”等,与花草纹、回纹、卍字纹、龟背纹等组成图案,吉祥而有装饰效果。民国 重庆梁平 《发财兴人》清代 湖南滩头 《金玉满堂》诙谐幽默的情节2020年正值农历鼠年,关于老鼠民间又有什么独特的创作与之相关呢?鲁迅曾在《朝花夕拾》中的《狗·猫·鼠》一文中提到对于《老鼠娶亲》年画的印象:“‘老鼠成亲’却可爱,自新郎、新妇以至傧相、宾客、执事,没有一个不是尖腮细腿,像煞读书人的,但穿的都是红杉绿裤。”此类年画盛行于我国各地,鼠患对农业社会的危害是极大的,它们不仅偷吃粮油食品,啃咬家具衣物,还会传染疾病,人们对之深恶痛绝,可是为何又要在春节期间张贴老鼠热闹娶亲的年画呢?不仅如此,还要在锅台、灶台、床下等老鼠经常出没的地方撒些米、盐、花生、糕点,给老鼠娶亲宴客用。上床后,又再三叮嘱小孩不能讲话,不能惊动老鼠,让它们顺利完成嫁娶。这种矛盾心理其实是人们趋利避害的本能表现。“嫁”即从自家而出,也有转嫁、“委过于人”的含义,目的就是把鼠患、疾病、灾祸驱逐出门,但又要用张贴年画营造氛围,熄灯禁光、提供食物和空间等迎合老鼠的“谄媚”行为来掩饰真实意图,如此看来春节期间安排的老鼠娶亲实质是用祭鼠、媚鼠的手段实现驱鼠、灭鼠,禳灾避祸的民俗活动,侧面体现了老百姓功利结合实用的生活智慧,虽然对老鼠充满畏惧,可还是要用喧闹热烈的方式去“遣嫁”,以乐观娱乐的心态去面对。 清代 湖南滩头 《老鼠娶亲》湖南滩头年画《老鼠娶亲》(图19)就用幽默戏谑拟人的手法表现了形象逼真的嫁娶场面。画面构图分为上下两层,上层送礼的老鼠手拿鸡、鱼走在前列,身后跟着吹唢呐的乐司,下层鸣金的老鼠开道在前,身后是骑着高头大马的新郎官,打灯、打彩的老鼠簇拥着轿夫,花轿里坐着装扮美丽的新娘,它们一个个尖嘴细腿,活灵活现,喜形于色,只有画面前方兀然出现的大猫,暗示着老鼠前途未卜的命运。结语1945年2月,卫聚贤的说文社联合重庆市民众教育馆举办了“宗教与民俗展”,作为民俗的一部分,他收藏的年画也在展览之列。在《宗教与民俗》一文中,卫聚贤明确表达了此次办展目的,不是为迷信,也不是为凑热闹,而是给宗教民俗一个新意义,把民众对于旧的信仰的坚决,转移到新的信仰“抗战必胜,建国必成”上来,这是卫聚贤在那个特殊的时代希望赋予年画的意义。那么如今我们在岁时年节期间举办年画展览的意义又在哪里呢?随着科技日益发达,观念愈加更新,人们很少把对理想生活的向往寄托在年画这薄薄的纸片上,传统木版年画也越来越罕见,作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重要组成部分的传统木版年画,承载着大量丰富的民间信仰和深厚的文学底蕴,有着民间朴实的审美意趣,在新时代它们亟待被社会关注、理解和守望,在焕然一新中继续发挥传统艺术鼓舞人心、凝聚文化的作用。 (作者系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 馆员)(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下一篇:松江查控关口前移40公里,24小时守好上海“西南门户” 上一篇:往事|曾经见证时代的新年画,总以新桃换旧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