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APP国际下载

bob

7岁便拍下不朽名作,看拉蒂格早年对摄影的热情与速度

发布时间:2020-05-19 13:23:52点击: 63次

雅克·亨利·拉蒂格,摄影师、画家,他在6岁时拿起了相机,在7岁时就拍下了不朽名作,在70多岁时,被人们称为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摄影大师之一。在路易丝·巴林(Louise Baring)即将出版的新书《男孩与美女》中,她将专注于描绘拉蒂格的童年及少年时代,展现这位摄影大师年轻时代的作品。雅克·亨利·拉蒂格在父亲拍摄于1903年的家庭照片中,九岁的雅克·亨利·拉蒂格(Jacques Henri Lartigue)站在布洛涅(Bois de Boulogne)的一条小路上,就在他母亲和祖母面前。 他调皮地笑着,抓着父亲最近送给他的备受喜爱的Jumelle箱式相机。在接下来的几年中,雅克将不断记录周围的世界,拍摄他的卧室,为他的叔叔及表兄弟拍摄肖像。同时,当他哥哥齐苏(Zissou)从船上跳下来时,他用镜头为其构建了相框。拉蒂格与他的滑翔机模型,1904年然后,又过去了60年,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为他举办首个展览之前,雅克·亨利·拉蒂格(Jacques Henri Lartigue)被人们称为20世纪摄影界的伟大创新者之一。当著名的美国摄影师理查德·阿维顿(Richard Avedon)在1963年的MoMA展览前夕第一次看到雅克·亨利·拉蒂格的作品时,他写信给他的同胞以表示感激:“这是我一生中最令人感动的经历之一……你带我进入了你的世界。毕竟,这不正是艺术的目的吗?”拉蒂格的哥哥齐苏(Zissou)在游泳池中,1911年拉蒂格用他的相机创造的世界,是他在资产阶级和无忧无虑的家庭环境中成长的一种特权的,是一个受宠爱的男孩的写照。他的父亲亨利(Henri)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商人,坚持认为雅克(Jacques)和哥哥齐苏(Zissou)都不用上学,而是以私塾代替,目的则是使他们快乐。亨利曾经说过:“我有很多钱。 我的孩子们应该学习如何花钱。”后来,拉蒂格的名字将成为某种仪式性的魅力和优雅的代名词,这体现在他对爱人蕾妮·珀尔(Renee Perle)的无数描绘中,她的美貌使他着迷。在1920年代和1930年代初期,他主要是作为一名社会摄影师而闻名,他在蔚蓝海岸的度假胜地拍摄了美丽而丰富的照片。在那里,他毫不费力地感到宾至如归。  他的生活似乎和他镜头下的电影明星、模特、社交名流和花花公子们的生活方式一样脍炙人口。在路易丝·巴林(Louise Baring)的新书《男孩与美女》中,她专注于描绘拉蒂格的童年及少年时代。其中,多数照片都是在他18岁前拍摄的。她追溯了他从1900年代初开始的一次摄影旅程:拉蒂格一家人在巴黎富裕地生活着,而他们的国家正在向奥弗涅(Auvergne,法国中部地区)撤退,一直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这个美丽的时代开始终结。拉蒂格拍摄的卧室,1906年拉蒂格在此期间的生活与法国经典的成长小说的风格息息相关。他是一个天生的天才,充满着好奇心,是个奇才。他从小就发现了自己的创造力,并一直坚持到他成年。从一开始,拉蒂格就注视着后代,为他目睹的事物创建了相册和日记。11岁那年,他从地面、家具和一面笼罩着玩具赛车的镜子中拍下了他的卧室。拉蒂格的堂姐西蒙娜(Simone),1913年正如更多的模型赛车所暗示的那样,他被运动的物体吸引住了。小时候,按照他的指示,他经常拍摄亲戚和仆人在家中上蹿下跳。在一个令人难忘的照片中,他捕捉到了他的堂姐西蒙娜(Simone)从自制的滑板车上摔跤的画面。不过,他最引人入胜的早期题材是胆小鬼,花花公子齐苏(Zissou),后者自己建造并参加了卡丁车比赛,戴上护目镜,穿上量身定制的西装,在自家的乡间别墅边狂奔。齐苏(Zissou)是个怪人,而拉蒂格,就如巴林所说的,“他是一个敏感的孩子,是齐苏一生的旁观者。”拉蒂格拍摄的哥哥齐苏(Zissou)拉蒂格拍摄的表弟跳水的瞬间,1911年后来,他拍摄了由于高速运动而模糊的超速赛车,并拍摄了美丽的名媛女子。他们像外来生物一样被精心地裁剪。 当这些图像后来被缓慢发现,并于几十年后展出时,它们证明了拉蒂格对后来被称为快照美学(snapshot aesthetic)的本能拥抱。这个术语宽松地适用于20世纪60年代的叛逆者,例如盖瑞·温诺格兰德(Garry Winogrand)和李·弗里德兰德 (Lee Friedlander),他们无视正规的构图规则。早在1900年代初期,当拉蒂格拥抱模糊和运动时,他的方法是如此奇异,正如同巴林所说的“20世纪的一种新的视觉语言”。美国摄影师盖瑞·温诺格兰德(Garry Winogrand)的作品1910年5月29日,年仅15岁的拉蒂格带着笨重的折叠式照相机,来到巴黎的布瓦涅大道,在新的环境中开始了新的冒险。他的目的是“用最离谱,最漂亮的帽子为女士们拍照”。那时,初夏的布瓦涅大道是一个露天长廊,女性们在此炫耀着自己的时尚风格。她们穿着波西米亚风格,甚至更时髦的装扮,从Alléedes Acacias上走过,其中包括演员、舞者、音乐厅明星和“大臣”,有像法国女小说家科莱特(Colette)的朋友利亚恩·德·普吉(Liane de Pougy)这样的人,也有后来成为爱德华七世的情人——艾米丽·达伦松(Émilienned’Alençon)。安娜·拉·普拉德维娜,布洛涅大街,1911年巴林写道,“尽管受到巴黎上流社会成员的冷嘲热讽,但这些人设定了风格, 决定在接下来的季节中哪些高级服饰将会受到欢迎,那些将被冷落。拉蒂格常常通过相机快门的响声捕捉了所有这些东西。结果令人着迷,这是一次时间和地点的记录,就像科莱特严厉地指出,这种服装展示主义仅仅是另一种转移,“无聊的人的繁华生活”。有时,拉蒂格不可避免地会成为了原始的狗仔队。不过,他捕捉到的更多的小插图充分说明了美女时代的弹性社会风气。在他捕捉的所有细节中,这些肖像摄影似乎都像他以前的速度和运动图像一样具有现代感。模糊,通常梦幻般的轮廓,侧眼的一瞥,以及他裁剪图像的方式使得被拍摄对象占据了大空间,甚至更具异国情调的外观,都指出了他与传统构图不符的奇异感性。法国大奖赛,诺曼底迪埃普赛道上,1912年在此期间,他仍然热爱速度和运动。 他为法国早期的飞行先驱夏布里埃·伏瓦辛(Gabriel Voisin)和路易·布莱里奥(LouisBlériot)拍摄了照片,他们正在巴黎附近的一个机场中,冒着生命危险或四肢瘫痪的风险。在1912年举行的迪耶普(Dieppe)大奖赛上,他拍摄了其最为著名的早期照片之一。当赛车在近距离飞速驶过他时,他将镜头定格在了那里,驾驶员紧紧抓住方向盘,轨道另一侧的观察者看上去像是倾斜的阴影,他们模糊的轮廓勾勒出拉蒂格想要捕捉的运动感。回想起来,拉蒂格在童年时代都将镜头对准了在卡丁车上的、或是跳上跳下的哥哥齐苏(Zissou),这也是他后来能捕捉到这一决定性时刻的原因。情人蕾妮·珀尔(Renee Perle),1930年拉蒂格拍摄的时尚照片如果拉蒂格是快节奏和现代摄影师,那么当涉及战争时,他并不是一个行动者。从很大程度上来说,战争似乎使他和其他地方的人没什么两样。当法国下令进行总动员时,他与家人从巴黎撤退到奥弗涅(Auvergne)和避难所。“战争不可避免地使我们感到不高兴”,拉蒂格在一封秘密日记中写道,“但我们仍然很高兴……我参加体育运动,很开心。” 书中有一个单一的图像暗示了不断加剧的恐怖:一排行进的士兵在灰色的天空映衬下,一架旋转的飞机飞过头顶。巴林写道,“战争不可避免地减少了他的无忧无虑的生活,但他依旧完好无损,带着孩子般的热情投入生活,拒绝长大”。 这种幼稚的乐观精神将为他的生活和他的摄影事业增加了几十年的岁月。路易丝·巴林,《拉蒂格:男孩与美女》据悉:路易丝·巴林的《拉蒂格:男孩与美女》将于4月16日由Thames&Hudson出版社出版。(本文编译自《卫报》,作者肖恩·奥哈根系艺术评论员)(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下一篇:石川祯浩谈日本的中国现代史研究 上一篇:叙诡笔记|古代清明祭扫,有时是个“危险活儿”